[ 会员登录 | 注册 ] | |

金融是国家安全的时代内涵-凯发k8国际|首页

首页的公告:
  • (2018年9月21日)
  • (2017年4月20日)
  • (2017年4月20日)
  • (2016年12月2日)
  • (2016年3月30日)
  • (2015年9月7日)
  • (2014年12月30日)
  • (2014年12月29日)
  • 您的位置:遵义市融资担保小额贷款行业协会 > > 正文
    来源:金融时报-中国金融新闻网作者:本报记者 孟扬  2017年7月14日
        “金融的最初目的是服务实体经济,把经济利益上升到国家层面就是国家利益,从这个意义上来讲,金融安全就是国家安全,金融是国家安全的时代内涵。”中国城市金融研究所所长周月秋在近日举办的“第二届金时读书会”上表示。

      当前,中国经济正处于转型升级的关键期,需要金融的有力支撑。如何利用金融工具维护经济安全和国家安全,是一个值得深入思考的重要问题。

      2015年9月,《金融与国家安全》一书由中国金融出版社正式出版,而周月秋作为本书的作者之一,对金融与国家安全的关系以及如何构建力促国家安全的金融战略,有着独到的见解。

      在周月秋看来,无论是在历史上,还是在现代社会,金融已经融入到了社会、经济、生活、政治各个方面,在这样的过程中,金融通过改变资源配置的方方面面,对社会的发展产生越来越直接和强大的影响。随着科学技术加速进化,金融发展日新月异,金融不仅是社会资源配置的核心手段,还对价值形成、产业变革、社会演化、文化传播、信息交互和生态变化产生了深远影响。

      “历史上有很多案例凸显出了金融对于国家、民族的重要意义。”周月秋说,“从古希腊、古罗马到日不落帝国、现在的美国,从六一农、郁金香到次贷危机、欧债危机,我们发现用金融这条线索串起来,脉络是比较清晰的。比如,从英国到美国主导权的变迁,首先是来自于美国实现了经济超越,但是这其中更重要的一件事情,或者更重要的一系列事情,是美国的金融体系、金融机构、金融制度在很大程度上来讲是对英国的一种替代。”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必须充分认识金融在经济发展和社会生活中的重要地位和作用,切实把维护金融安全作为治国理政的一件大事,扎扎实实把金融工作做好。

      “习总书记还在对‘十三五’规划建议进行说明时表示,金融是现代经济的核心,在很大的程度上影响甚至决定着经济健康发展,必须要通过改革来保障金融安全,有效防范系统性的风险。从这个层面看,把我们前面所思考的问题结合起来,从国家安全的角度去审视金融的问题,考虑金融战略应该说是一个时代的要求。”周月秋表示。

      周月秋认为,就中国而言,国家金融安全的底线思维就是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确保金融充分支持实体经济,并以此作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主要基石。从技术上看,国家金融安全的底线思维包括以下内涵:第一,金融体系不爆发系统性风险,金融体系对实体经济的资金融通主功能不被抑制;第二,国家物价稳定,cpi同比增幅不超过3.5%的警戒线;第三,国家主权货币币值稳定,对主要国家货币汇率不发生巨幅波动;第四,国际资本流动顺畅但不过度,不发生大进大出风险;第五,银行业运转正常,不良率不超过资产利润率;第六,政府和企业负债保持适度,债务风险可控,不发生企业废债风潮和主权债务违约事件;第七,金融市场流动性充足,不发生支付危机,货币资金价格不过度波动;第八,金融改革对银行业整体的冲击有限,即便利率市场化等因素导致行业竞争加剧,银行业整体也不出现亏损;第九,民营银行和互联网金融等新生金融力量有序进入银行业,不发生非理性的恶性市场竞争;第十,保险行业和证券市场稳定发展,不发生恶性道德风险事件和突然性的股市崩盘。

      《金融与国家安全》一书明确提出了用金融手段实现国家安全的核心战略思想,即“积极防御、蹄疾步稳、亲诚惠容”。

      在作者看来,金融安全的核心是国家利益。最大化地维护国家利益,不仅需要在技术上有考虑,更需要从战略高度着眼,坚守底线思维,完善顶层设计,全盘统筹金融战略的制定、国际博弈的应对、金融风险的缓冲、基础体系的建设、各种威胁的化解等。

      “从《金融与国家安全》一书中,我们得到了这样的启示:金融安全是国际经济的重要方面也是国家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把战略融入金融改革中能更好地体现总体安全观的要求,体现系统性、竞争性、前瞻性和进取性,既是全面深化的金融改革的要求,也是维护国家整体安全的需要。”中国金融出版社社长魏革军在读书会上表示。

      魏革军提出,从金融大国到金融强国,是金融发展的新长征,在这一过程中需要继承创新,需要深化和重组金融和经济的关系,经济强则金融强,没有经济的支撑,金融发展就缺乏根基,也难以成为金融强国。金融强也并非单单地看资产规模,还要看金融体制的韧性和灵活性、在国际金融市场动员资本的能力以及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

      “化解金融风险对维护国家金融安全非常重要。”魏革军表示,把金融置于国家的安全层面,而并非形成抑制,要注重在运动中保持平衡、在稳定中表现活力。不能一提金融安全就是管制、压制,当然在改革的速度、次序上可以有所选择,但是一定要体现积极的金融安全管理。同时,这也意味着金融确立更高的地位和权利责任,避免循环的扩张,应更多地从社会发展大系统、从全球经济的格局、从新常态的框架下筑牢金融安全的根基。

      魏革军认为,中国金融发展综合实力已经取得了长足进步,但现存金融体系也存在着明显缺陷,新常态下各种矛盾尤为突出。这就要求加强结构性金融改革的顶层设计,建立经济与金融之间有效的平衡机制,从而从根本上维护金融安全。也就是说,通过系统性改革,理顺金融部门与实体部门的关系,使更多人才、资源和比较利益流入实体部门,逐步形成一批有实力、有国际竞争力的企业。

    责任编辑:yxt

    联系电话

    0851-28212591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