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会员登录 | 注册 ] | |

民间投资呈企稳回升良好态势-凯发k8国际|首页

首页的公告:
  • (2018年9月21日)
  • (2017年4月20日)
  • (2017年4月20日)
  • (2016年12月2日)
  • (2016年3月30日)
  • (2015年9月7日)
  • (2014年12月30日)
  • (2014年12月29日)
  • 您的位置:遵义市融资担保小额贷款行业协会 > > 正文
    来源:金融时报  2017年9月21日

       作为我国国民经济发展的重要力量,民营经济的实力这几年不断发展壮大。民营企业创造的gdp占比超过60%,吸纳就业人员占比达到80%以上,创造的税收占比达到50%以上。民间投资更是一直保持高速增长,占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的比重逾60%。

      但从2016年年初开始,民间投资增速出现明显回落,一度跌至2.1%,有外界人士对此产生质疑,认为我国营商环境出现了问题。其实,近年来,中央高度重视民营企业的发展,为鼓励民间投资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文件,持续降低一些限制性领域的市场准入门槛,进一步落实企业投资自主权,不断改善民营企业投资环境。今年以来,我国民间投资逐步企稳回升,1至8月份,民间投资同比名义增长6.4%,增速比1至7月份虽回落0.5个百分点,但比去年同期提高了4.3个百分点。

      国家行政学院近期对“大力促进民间投资相关政策措施落实情况”开展的第三方评估也显示,民企投资信心、意愿和市场预期相对去年正不断增强,民间投资今年总体有所回升。与此同时,“放管服”改革不断深化,营商环境不断改善,减税降费力度不断加大,金融服务不断加强,民企的融资渠道也在逐步拓宽。

      政策持续发力内生动力不断增强

      民间投资堪称增强经济内生动力的“发动机”。事实上,与7月份相比,8月份的民间投资从总体、行业看,虽都出现不同程度回落,但与去年同期相比,民间投资在企稳回升,结构在持续优化,环境在明显改善,经济内生动力在不断增强。

      从行业看,第一产业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14.6%,增速比1至7月份回落1.7个百分点;第二产业增长4.0%,增速比1至7月份回落0.3个百分点,比去年同期提高1.9个百分点;第三产业增长8.4%,增速比1至7月份回落0.5个百分点,比去年同期大幅提高7.4个百分点。

      对此,专家表示,随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深化,民间投资结构不断优化升级,逐步转向高端制造业和第三产业。数据显示,今年1至8月份,投向采矿业的民间投资同比下降14.2%,降幅扩大1个百分点;而投向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的民间投资同比增长28.7%,较去年同期提高23.2个百分点。

      “民间投资市场准入障碍少了,最大的进展是过去进入门槛较高的电力、石油、天然气、铁路、民航、通信、军工七大基础性重要领域,通过加快混改,门敞得更宽了、门槛更低了。”国家行政学院常务副院长马建堂表示,党和政府出台了大量改善营商环境的举措,目前已取得明显效果。比如,进一步加大简政放权力度;再比如,全面推开营改增,去年一年为企业减少税负5700多亿元。

      记者梳理发现,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央出台的鼓励民间投资的文件达10余件。去年下半年以来,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进一步做好民间投资有关工作的通知》《关于进一步激发社会领域投资活力的意见》《关于进一步激发民间投资有效活力 促进经济持续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等政策文件陆续下发。2016年11月份,《关于完善产权保护制度依法保护产权的意见》出台,对于从法律上保护民营企业产权起到重大作用。

      今年9月1日,国务院办公厅下发《关于进一步激发民间投资有效活力 促进经济持续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深入推进“放管服”改革、不断优化营商环境等10条意见,旨在进一步激发民间有效投资活力,促进经济持续健康发展。

      “玻璃门”“弹簧门”等障碍依然存在

      当然,不可否认,2014年之前的民间投资增速接近20%,而近两年民间投资增速有所下降,而且低于整个投资增速。“这与经济整体的增速换挡、某些行业特别是传统重化工业产能过剩、一部分民营企业创新能力不足、整个营商环境需进一步改善有关。”马建堂表示,今后,在减少市场准入的隐性障碍、降低企业运营成本、改善营商环境和提高文件含金量和可操作性方面,还有不少工作要做。

      显然,民间投资增长缓慢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刘学智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今年年初,出口快速增长带来出口相关制造业生产加快,民间投资增速也随之有所上升。目前来看,外需可能会有所减弱,大量低端制造业产能过剩问题依然严重,从而可能影响民间投资增长。此外,随着房地产市场进入下行期,也将使得民间投资放缓。

      值得关注的是,民间投资地区间的差距也较为明显。8月份,东部地区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9.2%,中部地区增长6.8%,西部地区增长5.4%,唯独东北地区同比下降6.1%。对此,马建堂认为,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比较复杂。东北地区经济从整体来说,这几年发展遇到了一些困难,个别省份投资增速比较低,甚至出现负增长。

      与此同时,刘学智表示,目前,“玻璃门”“弹簧门”“旋转门”仍然存在,政策文件在执行中不容易落地,可操作性不强,最终导致有些政策落实不到位。人工成本、土地成本、融资成本、资源环境约束等因素,导致投资回报率下降,甚至出现投资损失,导致民间投资意愿下降。部分民营企业有着很好的发展规划和项目,但难以获得足够的金融支持,或者受到行业准入限制等影响,导致投资难以落地。

      上述第三方评估报告也显示,当前,企业运营成本仍然偏高,土地成本、人工成本持续上涨,融资难、融资贵问题仍待解决。

      民间投资或迎新一轮发展机遇

      随着经济稳中向好态势延续,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加之各项扶持政策力度不断加大,专家预计,未来民间投资将迎来前所未有的新机遇。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王衍行建议,面对新机会,民间投资需把握机遇、随机应变。

      上述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指导意见也提出,要深入推进“放管服”改革,开展民间投资项目报建审批情况清理核查,推动产业转型升级,鼓励民间资本参与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项目,降低企业经营成本,努力破解融资难题,加强政务诚信建设,加强政策统筹协调,构建“亲”“清”新型政商关系,狠抓各项政策措施落地见效等措施。

      刘学智预计,今年四季度,民间投资增速可能将基本保持与三季度持平的态势。由于民间投资主要集中在制造业和房地产业,这两个行业的增长势头可能走弱,所以对民间投资短期内难以有效拉动。但在一系列促进民间投资发展的政策护航下,从中长期看,民间投资将有不小起色。

    责任编辑:yxt
    相关稿件

    联系电话

    0851-28212591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