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会员登录 | 注册 ] | |

今年,银行的日子会非常难过:不能出一单不良-凯发k8国际|首页

首页的公告:
  • (2018年9月21日)
  • (2017年4月20日)
  • (2017年4月20日)
  • (2016年12月2日)
  • (2016年3月30日)
  • (2015年9月7日)
  • (2014年12月30日)
  • (2014年12月29日)
  • 您的位置:遵义市融资担保小额贷款行业协会 > > 正文
    来源:南方周末  2014年4月1日

        “今年,银行的日子会非常难过,宁可不放一笔贷款,也不能出一单不良。”记者采访的多位对公客户经理均发出了相似的感慨。2014年以来,强担保,重抵押成了各家银行的共识。有资金没额度,金融机构开始腾挪投放贷款。在僧多粥少的日子里,企业的融资成本仍将提高。钢铁、铝型材等资金密集型行业,棉花、铜等价格持续走低的大宗商品,以及煤炭、船舶等已经出现风险性事件的行业都已经被列入了银行信贷的黑名单。此外,银行对于酒店、餐饮业也非常审慎。“一个五星级酒店的长期贷款,已经被要求提前收回了。现在一说到酒店行业就是不新增,餐饮业一般不做。”建设银行华南一家支行的对公客户经理说。

        一家大型股份制银行同业业务部人士则向记者讲述了其退出房地产的经过。春节前,他专程到同业资金对接的房地产项目所在地——河南南阳新城区考察。到了晚上,新城的开灯率不足10%,虽然回来后他粉饰了风险报告,但他发誓不再接手房地产项目。

        2014年3月的第一个星期,7天质押式回购利率降至2.40%——这是过去21个月的最低点,资金面看似变得异常宽松。

        然而,企业主却发现,信贷额度成了最稀缺的资源。要想拿到银行贷款,必须得付出更高的价格。这让资金市场变得扑朔迷离起来。

    银行有资金没额度

        银行握足了议价的筹码,将有限的额度投向那些利润更为丰厚的贷款业务。

        “没额度,是最要命的。”一家股份制银行分行的副行长向记者感慨道,“2013年11月份是回收多少放出多少,但现在即便回收了也是没有规模。”

        近日,记者采访了近十家银行,额度成了最棘手问题。

        “为了控制额度,总行开始实行单笔单批,放款只在两天内有效。一般报上去4亿,最后能批的只有2亿。”广发银行杭州分行的人士说。

         2014年以来,信贷额度的持续紧张已非个例,银行同业业务部的人士已经明显感受到。第一季度,国有大行和民生、兴业、招商等大型股份制银行在市场上大肆抢钱,再通过保险公司或企业,将同业存款变为一般性存款,以缓解存贷比压力。部分银行因此提高了存款在考核中的占比,以招商银行为例,考核满分100,存款已经占到35分。而在2013年,存款占比约在25分左右浮动。一家股份制银行资金部人士表示:“很多银行的存量信贷资产较多,受存贷比限制,因此头寸比较紧张。”

        中金固定收益部则将当前的货币和金融环境概括为“宽资金、紧存款”。即多的是银行资产负债表的资产端的超储资金,缺的是负债端普通的存款。

         2014年2月新增外汇占款的规模较1月显著下降,比前月减少了3000亿元。如果说当前银行间流动性宽松的重要基础之一是新增外汇占款规模较大,那么据此可以判断,流动性最宽松的时候已经过去。

        外汇占款的减少会导致银行外生性存款的减少,对超储率和存款的形成都有负面影响。虽然央行可以通过投放流动性来对冲其对超储率的负面冲击,但无法对冲对存款的负面冲击。

        资金面看起来很松,却不容易扩张银行对贷款和债券的配置需求,因为负债端缺乏存款来源。

         2014年2月,新增人民币贷款0.64万亿元,较1月份大幅缩水6745亿元,且低于市场预期的0.73万亿元。存款流失和经济预期恶化的双重叠加,致使1-2月金融数据不甚理想。

        “今年总行下达的信贷指标与去年持平,没有新增。但每年都有利润增量的考核。既然不能新增贷款,就只能提高客户的成本,来完成利润指标。”招商银行一家分行的副行长向记者表示。换句话说,只有提高利率,才能争取到规模。“资金价格上浮不到20%根本不会放款,还要评估企业贡献度,例如存款贡献、历史贡献,以及是否在本行结算等等。”浦发银行对公客户经理告诉记者,放款时间也要按照价格高低排序。

        据记者了解,平日里利率水平较低的建设银行,其中小企业贷款已经上浮到40%。一些股份制银行也将有限的额度投向回报更为丰厚的中小企业,将大企业的信贷控制在一定额度。

        在资金紧张的环境里,大型国企优势依然明显,他们往往能拿到相对较低的价格。以工商银行天津滨海新区支行为例,天津港是该支行最大的授信客户,且依旧可以执行基准利率,甚至还有下浮。

        相比之下,中型企业的地位则最为尴尬,这类企业多属于资金密集型且处于严控的产业。因为盈利能力不足,难以承受高企的财务成本。

        平安证券固定收益事业部执行总经理石磊认为,贷款利率将主要体现信用利差的明显上升,优质的融资主体和信用等级较低的融资主体之间的融资利差将会扩大,但优质融资主体的融资成本不会明显提升,整体融资规模增长将温和下降。

        光大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徐高也认为,银行的额度比较紧是央行有意控制货币总量的扩张。虽然近期银行间市场流动性比较宽松,但普遍预计未来一两个月很快就会紧起来,因此贷款价格居高不下,这背后都是央行货币政策的体现。

    “黑名单”

        今年,银行的日子会非常难过,宁可不放一笔贷款,也不能出一单不良。

        近日,招商银行各分支行的对公客户经理们,收到一份来自总行的名单,小企业、小微企业悉数入列。总行要求从中选出20%作为必须要退出的企业,不能退出的要写明理由。

        在招商银行一位从事信贷多年的客户经理的印象中,“一刀切”式的退出并不常见。而一旦某一信贷品种出现不良,也意味着,该产品即将寿终正寝。

        在建设银行华南的一家支行,应收账款质押的信贷品种出现一笔不良贷款,总行对信贷品种进行了重新评估,这个品种就此停掉了。

        依靠银行流水和结算量,在没有抵押的情况下就可以拿到贷款的小企业信用贷款,也遭遇客户经理的摒弃。

         2014年以来,强担保,重抵押成了各家银行的共识。

    联保、互保也在持续被其他信贷品种所替代。“三个企业组成的联保体,有一个企业资质偏弱,往常对这家企业的资产负债率会稍微放松。但今年这家企业可能真的会死掉,即使有两个担保,有第二还款来源,仍是一单不良。”前述建设银行对公客户经理表示。靠得住的指标只有一个,企业的主业收益加上其他的投资收益能否覆盖银行利息。因此,客户经理会诱导企业主将所有的投资和盘托出。“今年,银行的日子会非常难过,宁可不放一笔贷款,也不能出一单不良。”记者采访的多位对公客户经理均发出了相似的感慨。年初银监会召开的2014年全国银行业监管工作会议上,也提出严防平台贷款、房地产贷款、产能过剩行业的风险隐患。

        “这些政策一直都有,但今年会比往年执行更为严格。过去是审慎,今年是严禁,过去是一般,今年就是审慎。已经很难找到不关注的行业。”杭州银行总行信贷处人士向记者表示。钢铁、铝型材等资金密集型行业,棉花、铜等价格持续走低的大宗商品,以及煤炭、船舶等已经出现风险性事件的行业都已经被列入了银行信贷的黑名单。

        此外,银行对于酒店、餐饮业也非常审慎。“一个五星级酒店的长期贷款,已经被要求提前收回了。现在一说到酒店行业就是不新增,餐饮业一般不做。”建设银行华南一家支行的对公客户经理说。

        此前,“兴业银行暂停一切房地产贷款业务”的消息搅动着市场,但不少银行从2013年下半年开始,对房地产融资的态度已经明显谨慎。2014年3月13日,招商银行总行向各分支行下发了《关于强化房地产信贷政策执行要求的通知》。其中,北上广深一线城市,总行的核心客户信贷以普通住宅为主,高端住宅和3万平方米以下的商业综合体项目审慎介入,商业项目需要限制在传统市区的核心商圈或办公区,而分行的核心客户只能介入普通住宅。

        包括重庆、南京、天津、杭州、武汉等在内的13个直辖省会城市,如果是总行的核心客户仅限普通、刚需性住宅,除专业商业地产经营企业外,不得介入非住宅项目。而下辖县或市的项目一律不得授信。南昌、厦门、苏州等25个城市被列为第三类城市,也就是只允许介入刚需性普通住宅。

        除此之外的城市,则不得介入任何房地产项目。一家大型股份制银行同业业务部人士则向记者讲述了其退出房地产的经过。春节前,他专程到同业资金对接的房地产项目所在地——河南南阳新城区考察。到了晚上,新城的开灯率不足10%,虽然回来后他粉饰了风险报告,但他发誓不再接手房地产项目。

    然而,保障房和棚户区改造项目并没有收紧的迹象,反倒成了银行争抢的品种。关键在化妆用理财资金或自营资金对接高收益的资产。在信贷规模无法释放的情况下,银行的利润如何保证?多家银行给出的答案是,用理财资金或自营资金对接高收益的资产。理财资金不需要计提存款准备金,监管成本更低。虽然吸收的价格高,中间有三个点的利差,对比吸收存款,银行还是赚得更多。浦发银行资金部的人士向记者透露:利率在8%以上的贷款,都用理财资金对接,不会直接放贷款。

        此前,上海银监局曾给在上海的三家法人银行进行窗口指导,理财资金不能投资房地产。由于房地产依旧是收益可观的投资品种,于是,浦发银行选择用自营资金投资房地产项目,但只限一线城市的住宅。

    至于平台类的贷款,地方政府一般会找到当地的四大行。四大行再将资产转手给当地的农信社,而今年平台类贷款拿到市场上很难出手。“四大行的项目,农信社审都不审,直接要。”一位四大行资金部的人士说。类似平台贷等银行严禁的贷款品种,关键在于化妆。招商银行的化妆技术可谓高超,其发明了“受托定向投资业务”,替代买入返售。据记者了解,平安银行也在大力推广。

        一家股份制银行人士向记者分析了这项业务模式:a银行将同业存款存入b银行,同时与b银行签订委托定向投资协议,这份协议为抽屉协议;b银行再将这笔钱投资于a银行指定的金融资产,相当于做通道业务,收取一定的手续费。招商银行内部人士则向解释说:招行发明个通道,让那些有需求的银行,既可以少占资本,又可以满足未来的同业监管新规。

         3月13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中外记者会上谈及“中国金融和债务问题”时表示,对于“影子银行”等金融风险,正在加强监管,已经排出时间表。管理层督促金融企业去杠杆的意图十分明显。在安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高善文看来,银行通过资产池等等形式,将表外持有的大量资产向表内转移,资产池所对应的产品在负债方转移到银行表内以后,对于流动性产生了很大的消耗。房地产和融资平台对资金的需求在下降,短期内为了维系存量债务,依然会消耗增量资金,但是从未来趋势看,对表外融资的需求难以出现2013年的火爆情况。

        事实上,今年2月,委托贷款和信托贷款增量明显下降,委托贷款增加799亿元,同比少增627亿元;信托贷款增加784亿元,同比少增1041亿元;未贴现的银行承兑汇票减少1411亿元,同比少减412亿元。

        徐高向记者表示,监管层希望压缩表外融资,想把表外融资压缩到表内,但表内额度这么紧张,实际上是回不来的。然而,经济增长的压力,也会迫使货币政策适当放松。去年第三季度,表内信贷放了一波基建投资。今年,很有可能会有类似的情况出现。

    (来源:南方周末)


    联系电话

    0851-28212591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