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会员登录 | 注册 ] | |

乡村振兴打开绿色发展新空间-凯发k8国际|首页

首页的公告:
  • (2018年9月21日)
  • (2017年4月20日)
  • (2017年4月20日)
  • (2016年12月2日)
  • (2016年3月30日)
  • (2015年9月7日)
  • (2014年12月30日)
  • (2014年12月29日)
  • 您的位置:遵义市融资担保小额贷款行业协会 > > 正文
    来源:金融时报-中国金融新闻网 作者:鲁政委  2018年4月2日
    乡村振兴打开绿色发展新空间

      乡村振兴成为了今年全国两会的高频词,频现于《政府工作报告》和代表议案中。习近平总书记到各团组参与讨论时,也多次强调乡村振兴,其中,农业及乡村绿色发展的内容成为最为闪耀的亮点。

      乡村绿色发展是我国目前发展不平衡、不充分最为突出的领域,同时也是生态文明建设和全面小康最大的短板以及落实“两山论”最主要的抓手。党的十八大以来,在生态文明建设的指引下,我国乡村绿色发展逐步形成了完整、系统的推进路径,为绿色发展打开了新的广阔空间,也为绿色金融的进一步发展提供了重大机遇。

      从“农业”到“乡村”的新政策考量

      2017年,党的十九大报告系统地提出了“乡村振兴战略”,明确了“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总目标。2017年12月召开的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以及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强调,“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乡村振兴道路,必须坚持人与自然和谐共生,走乡村绿色发展之路”。回顾党的十八大以来有关“三农”绿色发展的政策文件,将绿色发展理念从“农业”扩展为蕴含着浓郁自然与人文韵味的“乡村”还是首次。在“生态文明”纳入“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并成为“千年大计”的背景下,绿色发展在乡村振兴战略中也随之具有了全新的、更加宽广的内容。

      乡村绿色发展是实现全面小康的关键。农村是脱贫攻坚任务最为艰巨的地方,关键抓手就在于盘活资源。“山水林田湖草”等自然资源不仅是农业生产的倚仗,更具备多种功能。依托自然资源实现多重产业的可持续发展,有利于拓宽农民增收渠道,实现“脱真贫、真脱贫”的目标。

      乡村绿色发展是实现生态文明的关键。农村是生态资源和生态服务功能集聚的区域。但高强度、粗放式的农业生产以及工业和城镇污染向农村的迁移,导致农村生态功能退化,耕地、建设用地和生态保育的矛盾日益激化。因此,防控农业污染、治理农村环境,就成为绿色发展需着力解决的突出问题。习近平总书记也指出将农村“厕所工程”和养殖业污染治理作为2018年的重点工程,足见对此领域的重视。

      乡村绿色发展有助于发掘新时期发展新动能。发挥生态环境资源多重功能,实现乡村一、二、三产业协同发展,发掘生态休闲旅游等新的产业领域,有助于激活农村经济活力。此外,农村基础设施建设短板明显,对新能源、公用事业等产业都能够提供广阔空间。

      乡村绿色发展的主要内容

      除农业绿色发展外,乡村振兴在绿色发展的语境下,还可以归纳为三点核心内容:干净一点(乡村污染治理)、方便一点(乡村基础设施建设)以及看得见乡愁(旅游、康养和文化产业开发)。

      1.农业现代化、产业化发展

      农业可持续发展是第一要务。不仅需要落实农业生产的提质增效,实现耕地和生态的保护与修复、落实污染防治,还需要构建现代化、产业化的农产品供销体系,并以此为依托推广无公害、绿色、有机农产品品牌标识以及农产品地理标志,推广绿色农产品,同时倒逼绿色农业的标准化、透明化、规范化管理。

      2.旅游、康养、文化产业开发

      以农业、民俗和自然风光为核心,发展特色旅游、健康疗养、文化教育产业,有助于实现保护与开发的协调共生、促进生态与经济的良性循环,是“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论述的最直接体现。

      基础设施的完善,是相关产业发展的重要保障。不仅需要改善道路、网络、停车场、厕所、垃圾污水处理设施等,更需要注重文化遗产的发掘、保护、传承和利用,要注意自然生态保护与产业开发之间的平衡,进行保护性开发。

      3.乡村基础设施建设

      污水处理设施是目前乡村基础设施最大的短板。目前,全国78%的建制村未建设污水处理设施,农村污水处理率仅10%左右。2015年,住建部提出“到2020年,使30%的村镇人口得到比较完善的公共排水服务”;“到2040年,90%的村镇建立完善的排水和污水处理设施与服务体系”。

      农村垃圾处理设施缺口明显。据《全国农村环境综合整治“十三五”规划》,我国有40%的建制村没有垃圾收集处理设施,40%的畜禽养殖废弃物未得到资源化利用或无害化处理,农膜回收率不足三分之二。为此,住建部联合10部委发布了《关于全面推进农村垃圾治理的指导意见》,提出到2020年全国90%以上村庄的生活垃圾得到有效治理;农村畜禽粪便基本实现资源化利用,农作物秸秆综合利用率达到85%以上,农膜回收率达到80%以上;农村地区工业危险废物无害化利用处置率达到95%。

      农村清洁能源体系建设潜力巨大。发展农村分布式光伏、太阳能热、风电、生物质、沼气等可再生能源,不仅能够减少能源系统污染,同时适应农村产业和人居分散的特征,节约输配电成本,更能够与农林牧渔业相结合,产生协同效应。

      4.生态保护与治理

      乡村是生态服务功能集聚的地区,推动农村生态保护与治理对于农业可持续发展、乡村特色文旅产业开发、生态屏障和廊道体系建设以及乡村脱贫都有深远的意义。中央“一号文件”提出了农村生态保护与治理的几项重点工程,包括完成生态保护红线、永久基本农田、城镇开发边界三条“红线”划定工作;开展国土绿化行动;完善生态资源和耕地的保护制度等。

      支持乡村振兴的金融服务与政策配套

      结合对乡村振兴战略及相关规划的分析,我们可以梳理出乡村绿色发展的投融资重点,包括农业产业化项目,农业生态治理项目,乡村旅游、文化和康养开发项目,农村污水处理设施和废弃物资源化利用设施建设与运营以及农村分布式可再生能源开发项目等。

      乡村绿色发展相关项目普遍存在项目规模小、区位分散、融资主体信用信息缺失、担保不足等问题,需要针对性地设计金融服务模式,探索创新机制,并强化政策配套。

      1.支持乡村绿色发展的金融服务模式

      探索通过集合贷款、集合债券的形式,将同类项目打包集成,降低融资成本。由农业龙头企业、设备供应或项目开发企业以及地方政府牵头,筛选部分优质的同类项目,打包进行融资。对于涉及政府支付,或者使用者付费的项目,如果涉及多个村镇等跨行政区划的情况,则需要对支付模式和违约责任进行明确。

      探索第三方担保机制。《全国农业现代化规划》提出,要以产品为依托,发展订单农业和产业链金融;建立新型经营主体信用评价体系,健全覆盖全国的农业信贷担保体系。此外,为避免气候、自然灾害等大规模影响事件造成的系统性风险,还可以配套农业险进一步防控风险,并探索农业保险保单质押贷款等创新模式。

      探索多元化生态补偿机制。通过农林碳汇开发、生态服务购买等市场化的机制,能够有效盘活生态环境资源,扩大生态补偿效率。

      2.支持乡村绿色发展的制度配套

      乡村绿色发展是绿色金融与普惠金融的交叉领域,与普惠金融有广泛的交集。人民银行已经对普惠金融提供了定向降准,此前银监会也为普惠金融提供了差异化风险权重。可以参照普惠金融的扶持政策,对绿色金融提供定向降准和降低风险权重的政策。

      此外,《农业现代化规划》提出,对稳粮增收作用大的高标准农田、先进装备、设施农业、加工流通贷款予以财政贴息支持;稳妥推进农村承包土地的经营权和农民住房财产权抵押贷款试点。

      更灵活的土地使用管理也有助于加快乡村绿色发展项目的开发建设。对于耕地的使用,现有政策要求在占补平衡的原则下,可以灵活采用异地补偿措施。对于在非生态功能区开发农林生态旅游项目,确实需要增加辅助设施建设用地的,可以参照耕地管理政策通过生态林赎买、新增林地补偿等方式进行异地补偿。

      (作者为本报专家委员会成员、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华福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兴业研究副总裁)

    责任编辑:yxt
    相关稿件

    联系电话

    0851-28212591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