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会员登录 | 注册 ] | |

融资性担保风险排查启动 担保业洗牌在即-凯发k8国际|首页

首页的公告:
  • (2018年9月21日)
  • (2017年4月20日)
  • (2017年4月20日)
  • (2016年12月2日)
  • (2016年3月30日)
  • (2015年9月7日)
  • (2014年12月30日)
  • (2014年12月29日)
  • 您的位置:遵义市融资担保小额贷款行业协会 > > 正文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2014年6月30日

      广东华鼎融资担保有限公司(下称“华鼎”)和广东创富融资担保有限公司(下称“创富”)爆出资金链断裂,被以涉嫌骗取贷款罪立案侦查后,监管机构近期发文,对担保机构经营提示了四大风险,并要求各地对融资性担保机构开展风险排查,其中尤其提示要注意清理股权结构、关联关系、第三方代持情况及实际控制人情况,对股东背景比较复杂、关联企业较多的机构提高警惕和敏感度。

      “目前全国都在进行融资性担保公司风险排查,4月份融资性担保业务监管部际联席会议(下称“联席会议”)下发了《关于部分融资性担保机构违法违规经营的提示和开展风险排查的函》(下称《函》),广东省上个月已布置到辖区,辖下各地目前正开始排查工作。”昨日,广东省金融办人士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

      本报记者获悉,全国多个省市在5月和6月转发此函,并开始布置风险排查工作。另有南方某城商行广州分行行长对本报记者表示,银行业也被要求协助此次排查,填写相关表格,反映各行银担业务情况。

      提示四大风险

      根据本报记者获得的《函》,联席会议提示了四大风险,包括资本金不实、挪用或占用担保客户保证金情况普遍、实际控制人模式和关联交易的问题比较严重,以及以委托贷款等方式掩盖代偿风险。

      该《函》表示,担保业资本金不实风险比较突出。一些担保公司取得融资性担保牌照后,即通过应收账款、委托贷款或其他投资等方式变相抽走资本金,大肆从事高风险经营活动,一旦风险暴露,有关人员即出逃境外,留下巨额风险敞口;不少担保公司将资本金超比例投资或用于发放委托贷款,长期难以收回,蕴藏巨大风险隐患。

      在挪用或占用客户保证金方面,该《函》表示,有些担保机构未对客户保证金进行管理并专款专用,而是挪用于高息放贷、委托贷款、投资或转为向银行缴纳保证金;有的通过关联企业代担保客户理财等方式,高比例账外变相收取客户保证金或截留客户银行贷款,向客户承诺高额回报,并由担保公司提供相应担保。

      “近期已发生多起融资性担保机构挤占、挪用客户保证金从事委托贷款、高风险投资等活动后,因资金链断裂引发的挤兑风险,不仅给担保客户造成巨额损失,也使融资性担保业务面临巨大风险敞口,严重影响了融资性担保行业的整体形象和声誉。” 联席会议在该《函》中表示。

      全国排查风险

      事实上,针对长期存在、已成为行业潜规则的挪用保证金问题,在《函》下发的同日,联席会议同时下发了《关于规范融资性担保机构客户担保保证金管理的通知》,该通知明确规定,融资性担保机构收取的客户保证金,用途仅限于合同约定的违约代偿,严禁用于委托贷款、投资等其他用途。

      事实上,这并不是联席会议第一次对融资性担保机构提示风险,比如,去年下半年联席会议下发的《关于部分融资性担保机构违法违规和不审慎经营风险提示的函》中,也提示了一些担保公司业务经营和资本金运用不审慎,涉嫌高利放贷、虚假出资、抽逃资本金、非法集资或吸收存款、违法违规发放贷款等行为。

      但与以往的风险提示不同的是,此次,该《函》对“实际控制人模式和关联交易的问题比较严重”进行了重点提示。“有的投资人通过其他公司代持股份的方式跨区域设立若干家担保机构掩盖其实际控制人身份,这些关联担保公司之间存在着复杂的业务往来关系,还与其实际控制人的关联企业在账外开展了大量关联交易;有些担保公司通过关联企业虚构交易套取、骗取银行贷款或对民间借贷、理财业务提供担保,因资金链断裂形成风险事件,案发后巨额资金去向不明。”

      “这种提示应该是基于华鼎实际控制人陈奕标所带来的教训。陈奕标作为实际控制人,跨区设立了华鼎、中担和创富等担保公司,但中担和创富的股东名单上完全看不到陈奕标的名字,很隐蔽。但在广东,华鼎和创富的员工可以流通,甚至两家公司在同一家银行的担保贷款也曾可以互通。”创富担保一位前中层管理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

      对此,该《函》要求,此次风险排查内容包括资本金不实、违规运用资金、挪用或占用客户保证金、以委托贷款方式掩盖代偿等行为,以及非法吸存、非法集资等违法违规行为,“尤其要注意清理股权结构、关联关系、第三方代持情况及实际控制人情况,对股东背景比较复杂、关联企业较多的机构提高警惕和敏感度。”

      “股权复杂、代持股等状况在一些担保公司一直都存在,华鼎实际控制人此次因摊子铺得太大,而资金链又断裂,造成了很大影响。现在监管越来越严格了,我们公司最近有股东想转让股权,但上报后一直没有批下来。”广州一位融资性担保公司总经理对本报记者表示。

      根据《函》,联席会议要求各省市以现场检查的方式,对辖区融资性担保机构自去年3月31日至今年3月31日期间发生的资金变动情况和担保业务进行排查,并于今年10月底完成风险排查,12月底报送联席会议。并表示,对风险底数不清、风险隐患较大的地区,应暂停批设新的融资性担保机构。

      洗牌在即

      受华鼎和创富事件影响,广东的担保业受到重创。

      上述广东省金融办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华鼎和创富违规担保事件多少影响了担保行业的整体信用,其中华鼎总部所在的广州市受到影响最大。广州目前有90多家融资性担保公司,其中一些为前两年才成立,经过去年的规范性整顿后,有少数公司自拿到融资性担保牌照后几乎没有业务量,无法与银行建立起信用关系。

      广州一家排名靠前的担保公司负责人对本报记者表示,目前工行原则上不与民营担保公司合作,此前该公司与工行的合作日前已中止;而农行与中行则不与小的民营担保公司合作。“广东95%以上的担保公司都是民营,生存环境不太宽松。”

      该负责人还表示,此外,银行提高了担保公司的准入门槛,放缓了担保贷款的审批速度,并降低了担保贷款额度。这种银担合作的收缩,再加上经济下滑,小型担保公司代偿率上升,致使其业务积极性降低。加上风险排查等方面的管理要求越来越高,一些担保公司会逐渐退出此行业。

      广州一位融资性担保公司总经理也对本报记者称,目前先缓一缓担保业务,将精力暂时转移到自己的贸易公司上。“目前我们已经没有新增的业务量,老客户续贷也不是很乐观,这并不是我这一家的状态。工行和农行实际上已停止合作,股份制银行没有大银行这么果决,但比此前也更谨慎了。”

      上述广东省金融办人士表示,华鼎事件之后,一些担保公司业务收缩,甚至没有新增业务量,主要是由于银行对其信用存在疑问。而一些与银行打交道时间长、信誉高的担保公司,其业务量反而有所上升。站在监管的角度,这是好事。“此次风险排查会促使担保公司冷静下来,思考该不该再坚持在此行业。在此次风险排查之后,我们会对一些违法违规的担保公司进行处理,视违法违规程度,或处罚,或限期整改,或除牌。”

    联系电话

    0851-28212591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