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会员登录 | 注册 ] | |

李克强半年十倡降低融资成本:促进创新创业、提高群众收入-凯发k8国际|首页

首页的公告:
  • (2018年9月21日)
  • (2017年4月20日)
  • (2017年4月20日)
  • (2016年12月2日)
  • (2016年3月30日)
  • (2015年9月7日)
  • (2014年12月30日)
  • (2014年12月29日)
  • 您的位置:遵义市融资担保小额贷款行业协会 > > 正文
    来源:中新网  2014年11月20日

        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11月19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进一步采取有力措施、缓解企业融资成本高问题。

      会议指出,今年7月国务院推出一系列措施以来,有关方面做了大量工作,“融资难、融资贵”在一些地区和领域呈现缓解趋势,但仍然是突出问题。必须坚持改革创新,完善差异化信贷政策,健全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进一步有针对性地缓解融资成本高问题,以促进创新创业、带动群众收入提高。

      半年十次攻坚融资环境有所改善

      “受中国经济‘三期叠加’因素影响,国内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发展遭遇挑战,融资难、融资贵等问题突出,而前述问题已经成为中国经济发展的重要制约因素,引起官方的高度重视。”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银行研究室主任曾刚在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表示。

        公开资料显示,在过去半年的时间里,李克强十次谈及缓解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并在由其主持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多次作出相应的政策部署。 

      5月9日,国务院发布《关于进一步促进资本市场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意在拓宽融资渠道、丰富融资产品,降低融资成本,帮助企业优化资源配置。

      5月23日,李克强在内蒙古考察时表示,针对企业反映的实体经济资金总体紧张特别是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等问题,运用适当的政策工具,适时适度预调微调,盘活资金存量,优化金融结构,保持货币信贷合理增长,推进金融改革,营造良好的金融环境。

      5月30日,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强调深化金融改革,用调结构的办法,适时适度预调微调;一要保持货币信贷和社会融资规模合理增长,加大“定向降准”措施力度,扩大对中小企业支持;二要降低社会融资成本。

      7月2日,国务院常务会议要求,促进“脱实向虚”的信贷资金归位,更多投向实体经济,有效降低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融资成本。

      7月3日,李克强总理在湖南长沙召开部分省份和企业座谈会,强调面对发展中的困难和挑战,在确保经济运行处于合理区间的同时,更加注重定向调控,并要求,深入落实对农业、小微企业、服务业降税减负和定向降准等措施,金融资源要向实体经济倾斜,切实解决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等问题。

      7月14日,国务院经济形势座谈会再度强调,有效降低融资和交易成本,减轻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负担。

      7月23日,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包括缩短企业融资链条等十项措施以缓解企业融资成本高问题,被市场热议为“金十条”。

      8月14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多措并举着力缓解企业融资成本高问题的指导意见》,提出了十个方面的政策措施,被部分市场人士视为升级版的“金十条”,着力缓解企业融资成本高问题,促进金融与实体经济良性互动。

      9月17日,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进一步扶持小微企业发展,在继续实施好现有小微企业支持政策的同时,重点推出包括加大融资支持、加大财政支持、加大服务小微企业的信息系统建设等六项措施。

      对此,曾刚进一步指出,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是一个世界性的难题,由于中小企业规模小、经营风险大,故其融资价格往往相对较高,短期难以根治;但客观地讲,过去半年,新一届政府对改善中小企业融资环境的重视亦取得明显成效,企业的融资环境有所改善。

      数据显示,企业融资成本高问题得到一定程度缓解。9月末,银行间市场3年期、7年期aa级企业债的到期收益率分别为5.78%和6.62%,较上年末下降1.57个和0.84个百分点;9月份,非金融企业及其他部门贷款加权平均利率为6.97%,比上月下降0.12个百分点,比上年12月份下降0.23个百分点。

      中小企业抗压性差帮助扶持有必要

      谈及此次国务院会议的部署,曾刚表示,尽管中小企业融资难题是老问题,但必须看到时下中国经济的新环境。

      “三季度的经济增速已降到7.3%,且季度环比是下降趋势。在这个趋势中,不仅金融机构可能针对中小企业出现“惜贷”的情况,且中小企业本身面对经济周期的抗压性亦相对较差,故当前非常有必要出台相应的扶持政策,降低中小企业的融资成本。”曾刚说。

      伴随着中国10月份各项经济指标逐一披露,“新低”一词频繁出现在人们视野之中。中国国家统计局日前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2014年10月份,中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11.5%,创2006年3月以来新低。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名义增长15.9%,跌至2002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稍早时候公布的价格指标也显露出疲弱态势。10月份,中国居民消费价格总水平(cpi)创出近五年来新低,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ppi)连续32个月同比下降。民生证券首席宏观研究员管清友指出,本轮ppi同比回落的持续时间,已超过上一轮通缩周期。

      一系列的“新低”释放出中国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信号。汇丰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屈宏斌指出,官方发布的上述数据显示当前有效需求不足。结合更早的时候发布的通胀数据,中国经济负产出缺口明显。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国内企业的融资成本似乎正在发生分化。根据中金公司日前发布的报告,9月以来,央行货币政策放松措施在银行间市场传导顺畅,并部分传导至实体经济。企业债收益率9月以来明显下降,大企业和城投公司融资成本降低。但与此相对,中小企业融资成本仍然较高。以票据直贴利率为代表的中小企业融资成本尚未明显下降,影子银行利率仍高位徘徊,可能反映内需疲弱回款放缓导致的中小企业资金偏紧。

      值得注意的是,在中国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副所长白景明看来,官方帮扶中小企业有着更重要的战略考量。

      白景明对中新网记者表示,此次官方的帮扶政策很有必要,特别是考虑当前中国的小微企业正处于关键的转型时期。国内的小微企业不再是落后、小型服务业的代名词,高附加值、高技术含量等新兴产业所占的比重已经越来越大,“如果及时加大支持力度,小微企业有望成为中国式创新的强大助力”。

      中国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中心综合处处长童有好亦持相同意见。童有好指出,据统计,约三分之二的新发明、新创造都是中小企业做出的,微软、苹果、阿里巴巴、百度等高科技公司最早都是小企业孵化而来的。中小企业具有“船小好掉头”的优势,具有空前的创新精神和力度,但同样也存在缺钱、缺人、缺市场等瓶颈问题,需要扶持。

      十策并举融资环境有望改善

      为进一步降低企业融资成本,会议提出十项措施,包括:

      一是增加存贷比指标弹性,改进合意贷款管理,完善小微企业不良贷款核销税前列支等政策,增强金融机构扩大小微、“三农”等贷款的能力。

      二是加快发展民营银行等中小金融机构,支持银行通过社区、小微支行和手机银行等提供多层次金融服务,鼓励互联网金融等更好向小微、“三农”提供规范服务。

      三是支持担保和再担保机构发展,推广小额贷款保证保险试点,发挥保单对贷款的增信作用。

      四是改进商业银行绩效考核机制,防止信贷投放“喜大厌小”和不合理的高利率、高费用。

      五是运用信贷资产证券化等方式盘活资金存量,简化小微、“三农”金融债等发行程序。

      六是抓紧出台股票发行注册制改革方案,取消股票发行的持续盈利条件,降低小微和创新型企业上市门槛。建立资本市场小额再融资快速机制,开展股权众筹融资试点。

      七是支持跨境融资,让更多企业与全球低成本资金“牵手”。创新外汇储备运用,支持实体经济发展和中国装备“走出去”。

      八是完善信用体系,提高小微企业信用透明度,使信用好、有前景的企业“钱途”广阔。

      九是加快利率市场化改革,建立市场利率定价自律机制,引导金融机构合理调整“虚高”的贷款利率。

      十是健全监督问责机制,遏制不规范收费、非法集资等推升融资成本。用良好的融资环境,增强企业参与市场竞争的底气和能力。

      对此,曾刚指出,在市场化环境中,影响中小企业融资成本的因素包括资金成本、运营成本、风险成本以及金融中介的利润等,但就目前而言,最大的障碍还是风险成本。

      据曾刚解释,考虑到中小企业的贷款往往缺乏抵质押物,信用贷款居多,且中小企业自身经营能力偏弱,易受外部冲击的影响,导致企业的信用资质较差,需要外部增信。而本次会议的许多部署都可以视为对风险成本的针对性措施,比如信用体系、发展互联网金融、民营银行、担保、保险等。

      对此,中央财经大学保险学院院长郝演苏亦表赞同。针对此次提出的“推广小额贷款保证保险试点”,郝演苏认为,政府可以通过税收、补贴等优惠政策鼓励保险机构开发贷款保证保险,商业银行可以通过购买此类保险来对小微信贷风险进行对冲和转移,属于给小微企业提供外部增信,有利于银行更多地将信贷资源向中小企业转移。

      值得注意的是,曾刚强调,为了不使担保费用导致中小企业融资成本的增加,政府应适当介入,大力发展政策性担保机构而非商业性担保机构,不以盈利为目的,收取较低的担保费,以换取金融环境的稳定,比如德国80%的担保机构都是政策性的。

      而在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看来,此次会议出台的政策中,最大的亮点在于加紧注册制改革等发展股权融资等措施。“直接融资发展缓慢是国内中小企业融资成本高企的重要原因,此次会议明确提出降低小微企业的上市门槛,无疑具有重要意义。”

      值得注意的是,董登新对中新网记者指出,降低企业上市门槛并不意外着放弃监管,比较可行的方式应该是在创业板内部开辟两个层次,一个对上看齐主板,不做大的变动;一个对下承接“新三板”,可以在部分盈利指标上予以放宽,构建多层次资本市场。

      董登新指出,目前a股的ipo标准,无论是主板的还是创业板的,都是传统的工业版本的ipo标准,是按照工业企业的标准来设定相应门槛,显然已经过时,无法满足包括互联网企业在内的一些新兴企业、新兴业态的上市需求,亟待改善,这样才能留住本土就有创新能力的企业,不会出现阿里巴巴类似的异地上市情况。

      “值得注意的还有,本次会议提出的跨境融资亦是一大亮点;考虑到人民币跨境业务近年来的蓬勃发展,加之海外资金利率明显低于境内,对于企业降低融资成本明显有利。”曾刚说。

      对此,海信集团财务有限公司总经理黄金萍亦表赞同。黄金萍对中新网记者指出,受益于跨境人民币业务,公司能用一年期人民币信用证作为跨境支付工具,在香港市场融入低成本的资金。相较以往3月期的外汇信用证,由于融资期限的延长,还可以选择合适的避险产品来对冲汇率风险。总体看,能比境内融资成本低2到3个百分点,这就使海信在与跨国公司的竞争中,至少在融资成本上不处于劣势。(记者 陈康亮)

    联系电话

    0851-28212591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