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会员登录 | 注册 ] | |

融资性担保期待“两条腿”走路-凯发k8国际|首页

首页的公告:
  • (2018年9月21日)
  • (2017年4月20日)
  • (2017年4月20日)
  • (2016年12月2日)
  • (2016年3月30日)
  • (2015年9月7日)
  • (2014年12月30日)
  • (2014年12月29日)
  • 您的位置:遵义市融资担保小额贷款行业协会 > > 正文
    来源:大众日报  2014年12月18日
        依托银行开展担保、增信业务,本是融资担保行业的初衷。但近年来,随着银行不良贷款激增,担保代偿也随之增加。如此看来,过度依赖银行,反而成为担保行业发展的局限。能否改变依附银行业的现状,找到除银行以外的另一个增长点,“两条腿”站起来、跑起来,成为担保行业生存发展的关键。
      12月11日、12日,记者跟随山东省融资担保企业协会在潍坊展开调研,了解潍坊地区融资担保行业发展情况。
    今年代偿是过去10年总和3倍
      今年是唐玲玲从事担保行业的第11个年头,她是山东德勤投资担保有限公司(下称“德勤担保”)总经理。“过去10年来,公司代偿总额累计不过600万,今年代偿已经到2000万了,是过去10年代偿总和的3倍多。”她说。
      唐玲玲的境遇并非个例,山东龙楷担保集团(下称“龙楷担保”)董事长苑青刚的情况也是如此,他告诉记者:“公司成立10年来,前7年代偿总和不过200万,今年一年就2000多万。”对于更多起步晚、经验少、资金少的中小型担保公司来说,单是几百万元的代偿就足以压垮整个公司。
      当银行发现不良信号,必然立马抽贷,企业还不上,责任就落到担保公司身上。如果担保公司不代偿,银行就会扣押担保公司放在银行的保证金。收取2%的担保费用,承担100%的代偿责任,在不良频发的当下,担保公司只能咽下苦果。
      代偿之后,担保公司才可以向法院上诉。这类案件一般会胜诉,但是追查难、查封难、执行难、回款更难。11日下午,金润担保公司正在做胜诉后的设备拍卖。“从立案走到这一步,我们花了一年半。”该公司相关负责人无奈地说。
    今年不良为何特别多
      “前几年经济形势好,银行放款也多,甚至还跟风放款。比如,有的企业,只需要1000万贷款,从一家银行已经贷到了1000万。但其他银行得知后,盲目追随放款,企业也乐意笑纳,盲目上项目。这就埋下了隐患。”唐玲玲分析说。
      经济下行时,银行又跟风抽贷。“一旦有不良信号,第一家银行抽贷后,其他银行必然跟风,更导致了资金链断裂。”苑青刚认为,“很多企业,本来自身没问题,或只是处于‘亚健康’状态,由于银行突然抽贷,资金链断裂而衍生出更多不良。这种情况能占到不良贷款的三分之一。”
      “银行有严格的追责体系,对不良格外敏感,必须要对不良立刻行动。”不少担保公司对银行行为表示了理解。
      不良产生,除了自身经营不善占三分之一,银行抽贷占三分之一,互保联保也能占到三分之一。“受互保联保牵连的企业更冤枉。有些企业自身状况很好,但由于加入互保联保圈,给别家做了担保。一旦别家出现问题,自家也跟着倒霉。”唐玲玲认为。
    p2p能否成担保行业另一条腿
      与银行不公平合作机制导致代偿繁重,银行抽贷、互保联保引发不良激增,银行还在不断压缩与担保合作业务,担保公司纷纷表示,“不能光靠银行吃饭了”、“要趟出一条独立的路”。
      今年以来,不少p2p公司登门拜访,苑青刚也在考虑,p2p是否就是自己要找的“另一条腿”。目前,龙楷担保正在与海航集团推出的p2p平台“呼啦贷”商议合作。“p2p风险较大,国资控股的p2p风险稍小。”苑青刚认为。
      但真要合作,苑青刚的顾虑也不少:“没经验、没范本,谁都不想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目前,龙楷担保与“呼啦贷”的合作仍在洽谈中,目前推荐了7户企业——潍坊4户,日照1户,济南2户。
      在龙楷担保档案室,一排排担保档案有序摆放,编号从1到60000多。“签署一份份纸质档案,是开展业务必要程序。跟p2p合作不用签合同,都是网上协议。”这也让苑青刚有点不习惯,“手续太简单了,没有纸质档案,万一出事,怎么追究责任呢?”
      苑青刚的担忧,不是没有道理。据统计,仅今年11月,就有12家p2p跑路,另有24家p2p出现提现困难,还有3家停止运营。目前国内p2p行业,还没有专门的监管政策,没有准入门槛,没有行业准则;动辄18%以上的高回报率背后,风险着实不小。

    联系电话

    0851-28212591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