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会员登录 | 注册 ] | |

福建省:推进“两权”抵押贷款试点工作见成效-凯发k8国际|首页

首页的公告:
  • (2018年9月21日)
  • (2017年4月20日)
  • (2017年4月20日)
  • (2016年12月2日)
  • (2016年3月30日)
  • (2015年9月7日)
  • (2014年12月30日)
  • (2014年12月29日)
  • 您的位置:遵义市融资担保小额贷款行业协会 > > 正文
    来源:湖南省担保协会  2016年6月16日

         素有“八山一水一分田”之称的福建省,在东部诸省份中平原最少、山地最多,全省山地丘陵面积约占土地总面积的85%。农用地块分布零散,外加海洋性季风气候影响,气象条件不稳定,对土地确权登记的航拍任务构成了不小的挑战,而航拍仅仅是“两权”抵押贷款试点工作的第一步。

      缺了“天时”和“地利”,“两权”抵押贷款试点工作能取得多大进展,刚开始谁的心里也没数。可喜的是,福建省“两权”抵押贷款业务在试点工作开展前已具有一定规模——漳州漳浦、泉州永春、南平建瓯等地早在10年前就开始了农村承包土地的经营权抵押贷款的探索,泉州晋江、石狮等17个县(市)还不同程度开办了农房抵押贷款业务。然而,由于物权法、担保法中耕地、宅基地不能抵押的障碍,各地金融机构开办相关业务的积极性受到了抑制。

      2015年8月,国务院印发了《关于开展农村承包土地的经营权和农民住房财产权抵押贷款试点的指导意见》,在全国范围内启动农村“两权”抵押贷款试点工作,并报请全国人大常委会授权,允许试点地区在试点期间暂停执行耕地、宅基地不能抵押的相关法律条款。福建漳浦、建瓯、沙县、仙游、福清等10个县(市)成为农村承包土地的经营权抵押贷款试点县(市),晋江、古田等4个县(市)成为农民住房财产权抵押贷款试点县(市),试点县(市)总数量位居省和之后,与省并列第三。

      “这对福建省是一个利好。长期以来,农村金融供需矛盾突出,2015年福建省农林牧渔业新增贷款(82.95亿元)仅占全省新增贷款的2.3%,主要原因就在于农民缺乏金融机构认可的财产及抵押物。”人民银行福州中心支行行长吴国培告诉记者,通过“两权”抵押贷款试点,有利于充分发挥农村资产融通功能,进而扩大福建农业的融资规模,促进现代农业加快发展。

      多方协调 凝聚共识

      国家给了好政策,如何落实好,就靠各省(市)自己的智慧和行动了。

      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和农民住房财产权的抵押,牵涉到确权颁证、评估、流转和风险补偿等一系列环节,而其中确权颁证环节又涉及到航拍、制图、公示等工作,靠少数单位或部门单打独斗肯定行不通,如何协调农业、住建、国土、财政乃至试点县(市、区)政府,凝聚大家的共识,成为了摆在试点工作牵头单位——人民银行福州中心支行面前的一个难题。

      “根据国务院文件精神,试点工作指导小组设在人民银行,这实际上就是交给我们一份沉甸甸的责任和使命,作为人民银行分支机构,我们是试点工作的操作主体,要有坚定的信念把它落实好、推动好。”人民银行福州中心支行分管货币信贷工作的副行长杨长岩对此深有感触。

      农村“两权”抵押贷款试点工作开始后,福建省政府十分重视,成立了农村“两权”抵押贷款试点工作小组,分管农业的黄琪玉副省长担任组长,福建省农业厅、国土资源厅、住建厅、财政厅等为小组成员单位,试点工作小组办公室设在人行福州中心支行。

      与此同时,试点工作小组研究制定了《福建省农村“两权”抵押贷款试点工作方案》,明确试点县(市)和各有关部门的试点任务、职责分工和工作机制,指导试点加快推进。

      “试点工作的每个进展都不容易,有些基层政府认为农村承包土地经营权的抵押担保价值不高,每亩土地年租金不过600斤干谷左右,再按一定抵押率折算,可融资金有限。”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向记者表示,试点对确权登记颁证等配套条件要求较高,部分基层政府有顾虑,推动试点的积极性不高。

      为此,试点工作小组办公室在4月初牵头召开“全省农村"两权"抵押贷款试点工作部署电视电话会议”,会同农业厅、国土厅等部门对试点县(市)进行分类督促,推动试点县(市)加快完善农村产权确权登记颁证、评估、流转、风险补偿等配套条件,尽全力将各项试点工作部署落到实处。

      新土地承包经营权证还未发放,原来的证还有法律效力吗?农村土地如何确定评估指导价?试点工作不可避免会遇到一些瓶颈和难题,试点工作小组办公室及时梳理试点面临的确权、评估和流转等制约因素,联动省农业、国土、住建、财政等部门,明确了原有土地经营权证的法律效力,指导试点县(市)加快建立健全农村产权价值评估体系。福建省农业厅还启动了农村经营管理综合信息应用平台建设,加载农村产权抵押登记、产权流转交易等功能,通过信息化管理为推进“两权”抵押贷款试点创造了更好条件。

      因地制宜 各显神通

      在省级试点工作方案的框架下,福建省13个试点县(市)均建立了县政府主要领导或分管领导担任组长的试点工作领导机制,部分试点县(市)在关键配套环节结合当地实际,出台针对性措施,收效良好。

      在确权登记颁证方面,泉州晋江市结合宅基地制度改革,出台《宅基地历史遗留问题处理办法》等,通过有偿使用解决历史遗留问题,推动宅基地和农房加快确权颁证;三明沙县采取“确权到户、到人”相结合的办法,对承包土地经营权和地上附属设施设备统一办理鉴证书,支持抵押融资。

      在价值评估方面,漳州漳浦县在农村承包土地经营权价值评估机构尚未健全前,由县农业局组织专家和银行工作人员,共同对土地经营权价值进行测算并出具证明;泉州永春县由政府制定土地经营权评估指导价,对贷款金额在50万元以内的参照指导价,实行免评估。

      在流转交易方面,漳州漳浦、宁德古田、龙岩武平和南平建瓯等依托土地流转服务中心或成立专门机构,开展农村承包土地经营权收储处置。泉州晋江选择部分乡村试点成立村民事务理事会,负责本村宅基地有偿使用、有偿退出及抵押担保等事务,并探索农房收储试点机制。

      对于金融机构普遍关心的风险补偿措施,宁德古田县整合财政资金200万元专项用于农村“两权”抵押贷款风险补偿。福清市、仙游县、上杭县等也都建立了农村“两权”抵押贷款风险补偿基金,福建省合计补偿金额已超过2000万元。

      成效初显 久久为功

      据了解,从贷款规模和金融机构参与面等指标来看,福建省农村“两权”抵押贷款试点取得初步成效。截至今年4月末,全省农村承包土地的经营权抵押贷款余额1.39亿元,其中10个试点县有7个已开办业务,贷款余额1.36亿元,同比增长74.5%;农民住房财产权抵押贷款余额14.6亿元,其中4个试点县(市)贷款余额11.3亿元,同比增长18.4%。

      “为了满足个人客户在承包或流转土地范围内从事农业生产经营的融资需求,我们将单户额度提高到100万元,期限最长可达5年。”在“三农”领域深耕多年的(,)福建分行为试点地区推出了特色产品。邮储银行福建分行则对发放单笔金额在50万元以下的“两权”抵押贷款,给予不受信贷额度限制的优惠,鼓励试点县分支机构加大贷款投放。

      此外,福建省农信联社将各试点县(市)法人农村信用社开办“两权”抵押贷款纳入年度考核。(,)福建分行、(,)、海峡银行等也都出台了以“两权”为抵押的信贷管理制度,“两权”抵押实现“有据可依”。

      一些新兴的“两权”抵押贷款模式也在探索中不断涌现。三明沙县将农村承包土地的经营权与地上附着物等捆绑融资,发展“农村土地经营权 地上附着物”组合担保贷款模式,增强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的融资能力。漳州漳浦等试点县通过村民信用互助,将农村承包土地经营权、农民住房财产权反担保给政府组建的农业发展公司、农民专业合作社或担保公司,实现抵押融资。

      采访中,人行福州中心支行货币信贷处负责人向记者坦言,尽管试点工作取得了很大进展,推进进度走在全国前列,但仍面临着不少的难点和问题,比如土地确权颁证率还有待提高、“两权”专业化价值评估体系尚未健全等。

      6月12日,人行福州中心支行专门召开“两权”抵押贷款试点新闻通气会,这在全国尚属首例,会议邀请全国及省内多家新闻媒体参加,几家主要涉农金融机构负责人介绍了在“两权”抵押方面的信贷创新举措。

      记者从会上获悉,下一阶段,人行福州中心支行将继续发挥好试点工作小组办公室职责,采取六项举措推动全省农村“两权”抵押贷款试点工作。一是督促尚未制定农村“两权”抵押贷款管理制度的金融机构抓紧建章立制。二是引导金融机构对接政府“两权”抵押贷款政策平台。三是推动金融机构创新“两权”抵押融资模式,发挥好地上附着的设施设备、种养物等综合担保价值,扩大融资额度。四是引导金融机构合理确定“两权”抵押贷款要素,努力做到贷款期限与经营周期相匹配,同时合理确定利率水平,切实降低农民融资成本。五是通过抵押申请材料清单列表、上墙公示和限时办结等措施,确保“两权”抵押贷款申请简便高效。六是组织金融机构开展试点政策宣传,提升农民、农业经营主体知晓和利用农村“两权”抵押贷款政策的能力,真正让农民从试点中受益。

      “关键是联动政府部门合力创造试点良好条件,对目前"两权"抵押登记办法、价值评估、风险补偿机制等进一步协商,营造推进试点的良好政策环境。”杨长岩在回答媒体记者提问时补充说道。


     


    联系电话

    0851-28212591

    在线客服